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她,我的女神】(05)作者:恺子
【她,我的女神】(05)作者:恺子
字数:6047


  (5)两人世界中的「第三人」

  她的唇柔软异常,尝一次就会贪恋上无法自己。加速的心跳让两人更热切的想要深吻,再深吻。她的吻,也有一股金属味道,淡淡的也凌冽的刺激着,带着神秘感挑逗着自己的好奇心。不断的搅动她的舌,甚至好多次碰到了牙齿。自己感到自己的吻是那么的拙劣,只是随着激情的升温,持续着,热切着,互动着。一只手深到了长发中,按着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展现着想要索求她吻的强烈欲望。
  她的手依旧捧着这边的脸,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冰冷,暖暖的,逐渐火热的抚摸着这边的脸,耳朵。她也在以她的方式展现着她的欲望,索求。

  抱紧她,抚摸她娇嫩的背,柔软的腰肢,丰满的臀部。抬起,再次落下时,她的小腹贴的和自己的更近,更密切。肉体的欲望不断的呼唤,想要破茧而出,但比起这个,她的唇和吻就已经让自己深陷其中。互相一再的索吻,深吻,抚摸,搂抱。她的腰,似乎两只手就能捧起,那么细,有生怕把她折断的感觉。顺着衬衫向上抚摸,她的背是那么的挺,不宽不窄,恰到好处的能让自己的手臂完全搂抱过来。右手垂下,不再用力按她,转而轻柔的抚在她的脖子上,贴着她,揉按她。

  两人同时分开,喘了口气。四目忽视,显然都不敢相信,就这么开始了,有点害羞,惊讶。惊讶对方,也惊讶自己。嘴角,唇边,还留着几丝不知是否是对方还是自己的热津,两人都被这火热的场面吸引着,脸红着,微笑着。再次吻在了一起。

  还是那种金属味,却有点温热,没有刚才那么浓烈,明显了,却还能够品味到,让人接着想要一探究竟,了解这份神秘感。这就是她,对自己来说从最初到现在,一无所知的神秘的女人。即使在她告白了和他前男友,世界著名企业家,教育家,可能还是最伟大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和他之间的不可告人的变态的事情之后,对自己来说,她还是神秘的,神圣的,纯洁的,完美的。

  自己的舌头不断的探索,试探她的回应,而她也给予令人满足的接触。两人不断的吸吮,纠结,纠缠。时不时,她还退出来,两人短暂的害羞的互视一会,再投入纠结,纠缠。或者她会像啄木鸟一样,吻着脸颊,眼,眉,鼻子,还有耳朵。呼气如丝,丝丝入耳,自己也学着她给予同样的回应。当自己吻着她的脖子,耳根时,她满足的抬高脖子,仰头挺胸,只是随着吻点发出连自己也听不清的短促呓语。

  自己的欲望继续在呼唤肉体,神秘感也继续在引诱思想,却不知下一步该干什么。就这么吻着,似乎也足够满足了。手胡乱的抚摸她的腰,带动她的衬衫在两人的纠缠中扭扭捏捏地逃离了那根纤细皮带的束缚,当自己的手第一次触摸到腰间那片肌肤时,手掌和五指就再也无法按耐欲望的催促,无法控制住一再的节制,一伸到底的在她的衬衫下贪婪的开始抚摸,「开垦」那大片大片的肌肤。
  进一步亲密的接触,让两人同时走电般「啊」的一惊声,她原本眯着的眼睛张开看了这边一眼,水汪汪,满眼柔情似水,眉目间藏着害羞的神情,让人更生恋爱。自己被这神态吸引,停着手捧着她的背,看着她时,微笑着,害羞的觉得自己的耳根似乎热了起来。

  冷不丁,她却突然伸手快速的解开了这边的衣领,纽扣一粒一粒快速的被打开,「你,愣着干嘛!」

  其实不用她提醒,自己也已经一只手伸向了她背后,摸索她胸罩的搭扣,只是这对自己来说都是第一次,愣愣的竟然找不到地方。

  「在前面呢,傻瓜。」她原本就红着的脸就像打上了霞光,不但更红也更光泽了。愣神的一会,她已经开始解开自己的纽扣,天哪,对自己来说恨不得装上几个CPU处理器,以便帮自己一边脱衣服,一边可以欣赏这一刻的动态的美景。
  雪亮的脖颈下面不断露出粉色肌肤,凸起明显的锁骨,接着就是那一对神秘的胸脯。衬衫打开到一半,她便熟练的,不知怎么一碰就打开了胸罩,让自己都没时间看清胸罩的模样,只觉淡蓝一色的胸罩「啪」地被打开,在这时她激烈的动了一下下腹,激烈的冲撞和摩擦一点没有思想准备的自己,肉体的欲望差点就在衣裤的包裹中就交枪缴械。

  「不,不让你看」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微妙的一颤,微微向一侧倾斜着那性感的下巴尖,偷着余光则瞟了一眼这边的裤裆,同时用手拽回已经解开的衬衣环绕住自己的胸脯,欲盖弥彰的挡住这边盯着她胸脯的直勾勾目光。

  「我来帮你。」她说着毫不客气的继续解着这边的剩下的一排纽扣,一点不留情面的都解开了。自己傻傻的配合着,看着她的认真热切的动作,春光荡漾的胸脯。圆柔的两半隔着乳沟对称的躲藏在半开的衬衫后面,忽隐忽现,让人鼻息倒灌。双手猛然抚按她的两肩,让自己的脸扑进她的怀中,好似银锭掉进了棉花,山石滚落到深雪中一样,觉察不到的「喷」的一声,再深山好像迷路的人突然见到了出路,欣喜无比。异常柔软的胸脯,光滑,香甜的肌肤,紧紧的贴在脸上,燕窝上。

  她被吓了一跳,胸中深处「嘤」了一声。不知那只手轻轻的在这边头顶拍了一下,「讨厌。」接着挺起酥胸,双手抱住这边的后脑勺,温柔的抚摸着,满足着。

  这一抱,让这边的鼻子恰到好处的填在了她胸脯的深沟中,凝神吐气,再深吸一口气,一股玫瑰般浓重的香气透过鼻梁,冲进脑袋。抬头抚唇,贴在热胸上。慢慢的吻开了。女性的胸脯是最具有美感的部位之一,而她的胸脯则是天造的艺术品。凸起的幅度,半圆的线条令人难以置信的距离在眼前一览无余,粉嫩的乳头害羞的还藏在胸罩深处。

  刚想要用笔尖跳开已经变得讨厌的胸罩时,她却用双手捧起这边的双颊,柔声细语:「可以躺下吗?」顿了一顿,樱唇微动,「可以关掉一盏灯吗?」
  抱着她的细腰,抬着她的丰臀,让她双腿绕枝般的缠在自己腰间,在身后勾住。这样抱着,两人才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互相柔情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她的眼睛有一丝蓝光,隐隐的没在眼白深层。眼仁里深邃不见底。

  慢慢的坐下,坐在自己可怜的单人床沿。床发出「嘎吱」的一声抗议,让两人忍俊不禁。能腾出的双手帮她退下衬衫,搂在她的手肘。接着又攀岩而上插进胸罩内侧,搂住她那白玉雕塑般挺拔,散发着傲人气息的双乳!

  她自然的把衣服和胸罩除去,飘逸的一撒,抛在了身后的椅背上。调皮的笑着,把她的双手盖在露着一丝胆怯发抖着的这边的双手上。自己也害羞的回了她一个微笑,默默的也褪去了自己的衣服扔在了一边床梁上。

  空调吹来一阵凉意,自己疼爱的抱住她,想给她挡风。她却重心向床上一偏,自己顺势把她捧倒在被单上。两脚踢掉了自己早就穿烂掉的阿迪达斯白色sneakers翻身挪近床的内侧。一手垫在她的脑后,一手轻轻触摸她的小腹。
  扁平,白皙,却没有一点瘦弱的感觉,划过她小腹时,惹得她一阵欢笑。解决她的皮带就没有胸罩那么困难了,啪啪连着打开皮带扣和腰间的纽扣,半起身笨拙把她湿透的裤子,雨鞋,和袜子一股脑的剥去。白嫩嫩,她就这么穿着一条米色的短裤躺在自己的床单上,棕黑色的床单映衬下,特别的明显。

  接住她伸出的双臂,慢慢平躺下。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脸,「你冷吗?」发觉她身上比刚才凉了些许。意识到或许是脱了衣服被空调风冷到了。

  「没,我感觉火热火热的。」她温柔的回答。眼波频动,精灵般闪着光芒。经不住诱惑,自己不由得又开始抚摸她的乳房。内心鼓动着肉体和精神双重的冲动。她似乎看出了这一切,早已灵巧的解开了这边的裤子。顺着摸着她的手,连内带外褪去了下身的遮挡。

  「哦」当她的手攥着这边的阳物,自己才发觉生平第一次让别人的手捏在了上限。它没了遮挡,愣愣突突甩在前面,令人害羞。被她娴熟的慢慢的温柔攥动,一会龟头被她的食指摸着,一会包皮被她五指撸动着,触电般的感觉通过神经瞬间传遍自己全身。欲望早已经按耐不住,呼之欲出了,这简直是一种幸福的折磨。
  自己不想继续这么被动,害怕欲望一泄,实在羞耻,但又不得门而入。只把右手也摸在了她的丛林间。又是那么的柔软,细腻,诱人。抬起身,抱起她的臀部往床中央挪了一挪。那神秘的丛林近在眼前,想一窥究竟的好奇心叠加在各种欲望之上,冲动的把嘴贴了上去。

  「别!」她神情充满害羞和担心,「别,脏的。」

  但,神秘丛林的诱惑冲过了她对自己的告诫,用手指分开黑密的软毛,竖在眼前一扇肉色的小门,紧闭着,却又微开着,泛着一星亮光。刚想再俯下身,被她拉了过去,扑在了她一侧身上。「别,你用手摸摸就好。」

  这句话像一道命令,本来就没怎么离开丛林的手再次摸索去,重复着打开丛林,一探究竟的操作。手指意外的划进了小门,里面的确泛着华润的液体,不怎么粘,也不是流动的,只是觉得小门内光滑,湿润异常。

  不太擅长这么摸的手指有些笨拙,只是贪婪的在门口徘徊,一不小心划到了深处,让她浑身一颤,拉自己脖子贴着她更近了。她看看床头灯,示意关掉。自己却有些犹豫。最终顺从的抬手一按开关,「啪」,她的脸陷入电脑桌的灰黑色影印中,但反射在她脸上的却光显得柔和了。

  她攥着又甩在她大腿上的,自己唯一有点骄傲的那一部分身体,温暖的手,紧紧的攥着,体贴的没有像刚才那么撸动。低下头,吻着她的双唇,这次没有像刚才那么激烈。慢慢的抬起身,让两人身体第一次紧密的,正面的,全面的贴紧在一起。

  她一只手导引着自己那自豪的不守规矩的部分,放在了她的小门口。另一只手轻轻从这边的腰后慢慢的滑向臀部上方,按着它靠拢她的胯部,示意着她也已经火热的需求。自己笨笨的在她两手一前一后的安排下,让自己那部分挺进了门内,第一次,自己身体双手以外的部分有了和手一般想要充分展示它自有触觉的欲望。

  慢慢的挺进,一开始门洞非常的滑,一用力,阳具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误打误撞的突到了门洞上方的丛林间,「对不起!」反射性自然的挠挠脑袋,「我,」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急,今天我都是你的。」摸了摸这边的脸,娇滴滴的眯起了眼,鼓励着这边再接再厉。

  自己吸了口气,重拾信心,低头看了看自己红灿灿胀鼓鼓,蒙了一头亮晶晶潮潮粘液的「武器」,颤巍巍抖动着,传达着心跳加速后不断增加的脉动。抬眼看她,蓬松浓密的丛林已经被折腾的湿漉漉,同样蒙了一层黏黏的液体,就像去外面淋了一会雨。

  她这次点了三根嫩指,托着阳具,往自己门口引。自己这次看准了方向,刚想用力,却被她淘气的用食指在黏黏的小头上轻轻点了一下。「不是这里,笨。」接着不管这边是否还在疑虑,两只手一前一后引导者小头,按着这边臀部,再次把阳具摆过去。对准了门梁上同样愣突突高傲的翘着的一片小肉的下面,靠了过去。「在这里。」

  她把按着臀部的手一用力。顺着这个方向,自己安心的一挺,龟头不由在和她蜜源的紧密接触下,舔了进去,慢慢的让她的蜜源门口完全的盖住整个小脑袋。慢慢的感觉往里似乎有点阻力,关心的看着她,「不要紧吧,不疼吧。」

  她抓住这边的手,柔情的说,「一点不,很舒服。再,再往里一点。」
  有来了她的鼓励,变不爱顾虑,让阳具彻底扑进她蜜源。

  天哪,原来神秘的感觉是这样的,蜜源包裹着,暖暖的,湿润的,颤抖的,快乐的欢迎着自己。电流从下到上,从一头到另一头,无数的电流,无数的快感,如果有佛祖在边上,一定要告诉他,这才是「无我」的境界!

  抬头无声的想把内心的呐喊和欲望表达出来。再伸入一次,又次,三次,哦,还是那么神秘的感觉源源喷发,让自己贪婪的想要无数次进入,再进入,再进入。(如果是出版小说,我一定会在这里写上整整一段落的「再进入」。事实上写完这个段落是,WORD自动为按次数分了左面跳空很多分了段落。真想告诉电脑,这举动然并卵。)这才能让阳具暴虐的感觉充分的在进入过程中充分体现殆尽。
  一开始是手肘撑开在她肋下,逐渐随着速度的加快,转为两手按在床上,最后抱着她的腰,配合一冲一腿,大力的进行着今天这次意外的收获。她把两手搭在这边的手肘上,眼睛充满期待,小嘴无声的说着她的欲望。性感柔美的下巴一动一点的颤抖着。

  真有点后悔过去语文没怎么学好,自己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文字来形容她的美,她的性感,她的魅力。不知不觉,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了,「啊,啊,啊」两人同时叫起,宣泄着一样的快感。

  「PIN!」,下面的闸门意外的打开,喷涌,发射。自己被意外吓到的同时,一股强烈于刚才的抽动所带来的快感一千倍,一万倍的冲击波,持续轰炸着整个身体,脑袋,浑身僵住,感觉无法动弹,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控制什么。
  「哇啊!」,阳具在她的蜜源,在他的体内无节制的浇灌,喷洒着从未用过的种子,根本不配合自己主意的,扫兴的,自顾自的宣告着一切的结束,并让喉咙深处啊的叫出来。只有眼睛配合的闭了起来,试图分享一丝这从未有过的快感。自己的耳朵则抗议的嗡嗡响起警报,表达着似乎唯有它才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身体机能,各个部件为何在一通激烈运动后都在欢呼,庆祝,唯有它呆呆被在欢庆声吵得晕乎乎。

  「啊,哈」两人,还在回味刚才的激情,也在共同为这段激情高兴着。
  自己则有点不满意自己的身体一部分竟然那么的不受控。自说自话!害羞的看着她,看看那不听话的地方,哦,还在门里面不舍得出来呢。

  「不好意思,都喷在里面了。」自己想起来什么保护都没有就这么不负责任的发泄在她体内。

  「没关系,来,抱着我。」她再次伸开双臂,搂住这边伸过去的脖子。眯着眼,让两人又吻在了一起。

  自己一转身,半躺在她身边,床的内侧。吻着她,其实自己的神经系统还没从刚才的激烈冲击波的破坏中恢复过来,没啥特别的感觉。俯身摸着她的一边乳房,慢慢的想要用手给她也品味性器官被包裹的感觉。她也的确扭动了一下身子,回应着这边的热心肠。

  「你看,我们两在一起很快乐,是不是?」自己突兀的问着她,其实想问问自己这样半途而废,在她看来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

  「哦,当然快乐,你做的真棒!」她的鬓发又一次贴在了脸颊上,这次是因为她自己热情所留的汗。却让她的表情显得比之前更加迷离,迷人。眼睛盈盈的,蒙着一层水花似的。

  「那,那就请你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和我在一起吧。」自己也不知道拿来的勇气,和理由,就这么直白的说了。只想拥有她。

  「我有点冷了。」她娇娇的投诉到。

  自己拉过毯子,自己那条不争气,体味浓重的毯子,慢慢的盖在了她身上,正好遮住腰间,下身。

  忽然想起来,「我帮你擦一下?」想要起身翻过去,帮她擦干下身。却被他制止了。她的竖起一根手指,竖到了这边嘴前,摇摇头,示意这边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说。她用还那么迷离的眼睛,点了一下她的枕边,示意躺下。

  对的,就这么看着她,回味着突然而至的激情,是那么的幸福。

  两人相拥,相吻,相视,不觉又纠缠在一起。

  突然间,「PIN!」,一阵奇怪的眩晕像电波一样扫近自己的闹钟,一句问话脱口而出。

  「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创业农业工厂成功了,为什么你几年前认识他的时候,他竟然是交换留学生?」「PIN」比刚才都轻的一声,刘跃竟然不可思议的凭空消失了。

  她迷惑的突然睁开眼,呆呆的侧躺在床上,两手空空的抱着不知什么看不见的物体,自己在哪?怎么会赤裸的躺在床上。

  这是周围原本的墙壁,窗户,家具,奇怪的剥落,消失。她坐直身子,转头,突然发觉一个黑衣人站在边上。她奇怪的抬头一看,恐惧瞬间布满脸上:「啊!」,自我保护的抬起左右挡在眼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